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防对方兵 >

美军女兵地位不再尴尬 海军陆战队应向女性开放

归档日期:12-04       文本归类:防对方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年前,关于女性在武装部队中的角色定位问题在美国引发了辩论。当时的各军种参谋长基本上都主张沿用限制女性在战斗岗位服役的禁令。当讨论到女性在航空兵战斗岗位服役的问题时,大多数人认为女性不具备足够的体力来驾驶某些型号的飞机。他们推断女性无法承受离心力带来的压力,也不会在严酷的训练中过关。但是,国会却取消了“战斗禁令”,部分军兵种也开放了一些禁止女性参与的岗位,包括了飞机和大部分海军舰艇上的岗位。如今,又到了围绕这个话题展开辩论和变革的时代,对于海军陆战队而言,现在正是争取为女性开放更多岗位的好时机。

  女性地面战斗禁令是国防部的政策,而不是国家法律,所以国防部有改变这个政策的权利。从法律角度来说,对其现行政策的任何更改,国防部只须告知国会。在海军陆战队,地面战斗禁令的存在剥夺了女性在步兵、炮兵、坦克及两栖攻击战车(AAV)等军职岗位服役的机会。虽然在类别上这四种军职岗位只占陆战队军职岗位种类总数的8%,但是在绝对数量上这4种军职岗位却几乎涵盖了陆战队实际岗位总数的25%。

  过去10年以来,战场上没有明显的前线,可以说所有军职岗位,包括那些“适合于”女性的军职岗位,在未来也仍然避免不了伤亡。此外,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一些新出现的重要技能也将更多女性推向战场前线和中心,传统观念中地面战斗岗位对女性的限制在新形势下需要重新审视。

  为了回应不断增多的向女性开放更多战斗岗位的呼声,近几年很多机构对此展开了研究,并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国防部现行政策不适合现代作战模式。 禁止女性加入战斗部队以及从事与战斗相关的专业剥夺了女性的职业选择机会,所以应当取消对女性战斗岗位的限制。舆论一致认为,既然女性有胜任工作的能力,那么她们就应当可以在所有军职岗位服役。

  在过去5年,对于地面战斗禁令海军陆战队也打了 “擦边球”,比如施行了“母狮计划”(Lioness Program)和组建了女兵战斗小队,实际上是绕过了不合时宜的战斗禁令。在战场上大多数指挥官都发现,战斗禁令限制了战斗力的发挥,其原因在于,对于一名指挥官而言,将女性陆战队员配属到可能需要发挥她们技能的战斗部队是违反政策的。此外,传统观念认为,女性可以在工程兵、通信兵、后勤支援兵以及航空兵分遣队与男性一同服役,但是却不可以在步兵连服役。这种观念已经不适应现代地面作战的需求。

  海军陆战队应当为争取废止战斗禁令而努力,而不是仅仅改变战斗禁令。废止战斗禁令意味着增加指挥官作战自由度,指挥官就可以根据士兵或军官的技能将其配属到最合适的岗位。海军陆战队现在就应当开放军职岗位中的炮兵、坦克和两栖攻击战车等岗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过去15年里女性可以驾驶F/A—18进行战斗,却不能驾驶坦克。如果不是因为战斗禁令的原因,女性是可以从事这些岗位的,难道驾驶坦克或两栖攻击战车比在喷气式飞机里承受7倍离心力更加耗费体力吗?20年之前,前海军陆战队司令员艾尔弗雷德格雷上将宣称,取消女性地面战斗禁令会“降低战斗力和分散男性陆战队员注意力。” 对这个话题的讨论,现如今依然有同样陈旧的观点。 实际上这种偏见并没有事实依据。举例来说,女性已经完全融合到了航空兵中队中,在过去10多年里,她们和男性战友并肩作战,在“伊拉克自由”行动和“持久自由”行动中圆满地完成战斗任务,格雷将军的担心并没有变成现实。同样的道理,向女性开放炮兵、坦克和两栖攻击战车等军职岗位也不会引发上述后果,怀疑论者无须杞人忧天。

  海军陆战队应当成为第一个向女性开放步兵军职岗位的军种。对于某些海军陆战队部队而言,这可以说是最令人关注的一步。向女性开放其他三种战斗兵种军职岗位后,海军陆战队能够积累更多的经验教训,可以为步兵岗位的开放奠定更坚实的基础。步兵无疑是一个艰苦的岗位,它对身体素质要求比较高,并非每个人都适合或者乐于从事步兵岗位。明确的准入及训练标准是确保女性胜任步兵岗位的关键,但是,确认这些标准也需要进行摸索和研究。能够做20次引体向上并不能准确无误地反映一名士兵在战场上的所有表现。例如,有的优秀陆战队员的体能测验成绩是300分,但是在不提供食物和缺乏睡眠的情况下,48-72小时后他们几乎丧失了战斗力,然而有些女性却能够承受更为严酷的环境。这种类型的训练测验(比如野外生存培训学校的某些训练),还有女性在实际战斗中的表现,都说明了同样的事实:在严酷的环境和地面战斗中,战斗力并非完全取决于种族、出身和性别。

  在讨论女性能否参与地面作战的辩论中,男性女性是否适用同样的体能测验(Physical Fitness Test)标准也是一个争论的焦点。体能测验用于测试健康和体能状况,也是 “行政分数”测验(administrative test)的一个内容。 体能测验不是判断女性能否成为步兵的唯一标准。按照体重与身高对照表(Height/Weight Standards),身高分别为6.5英尺和5.5英尺的男性,他们的体重标准自然也有所差别,同样的道理,不同性别的士兵也存在这方面的差异。我们不会要求所有陆战队步兵连官兵必须达到身高6英尺,因为身高不能决定他们能否胜任步兵岗位;我们也不会要求飞行员必须能够做15或20个引体向上,因为这也不能决定飞行员能否胜任本职。与陆战队的身高体重对照标准类似,“行政分数”测验(包含体能测验和身高体重对照标准等内容)也未必能够检验出一个人在某个军职岗位是否称职。

  大卫德瓦尼军士长是《女性在战斗兵种服役:我们在文化上没有准备好》一书的作者,他在书中引用了一篇论文,该论文对战斗压力和心理健康的研究根本不适用于现状。此外,他还试图依靠从20年前的仪器上所获取的科学数据来做出推论。我们都知道,近20年以来抑郁症发病率以及战斗压力给人们的影响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人们对战斗前后心理健康状况的认知也不断地在发展。虽然,目前还没有临床研究表明心理健康是战斗耐受力的决定性因素。但是,最近的新闻和医学文献引用大量资料来强调,投入更多精力来研究战斗压力对人们心理健康的影响是很有必要的。包括女权主义者在内,没有人认为女性具备同男性一样的体力,但是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女性在某些军职岗位会出现心理健康问题。

  在女性开始驾驶战斗机至今的15个年头里,一个很明显的结论摆在我们面前——艾尔弗雷德格雷上将于1991年的的论断是错误的。正如德瓦尼军士长引用的例子,我们承认20年前出现过女性无法适应某些军职岗位的情况,但是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是,我们已经成功地向女性开放了很多战斗兵种的军职岗位,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就是其中一个。我们已经发现,驾驶某类飞机的确需要较强的体力和耐力,事实上,同一些男性一样,有的女性也无法承受离心力。有的男性会出现晕机的情况,而有的不会,女性也是如此。毕竟这些标准是不可随意变动的(比如,在飞行训练中,从一开始飞行训练中的游泳成绩达标一直到最后喷气式飞机驾驶员训练中的夜间载物着陆达标,这些标准都是固定的),有的人会符合标准,有的人却不会,是否有能力达到标准并不取决于性别。最为重要的是,正因为有了明确而清晰的标准,所以每个人都明白训练目的是为了适应岗位需求和胜任本职工作。如果能明确地规定加入海军陆战队步兵单位的标准,那么步兵也可以向符合条件的女性开放。加入该军职岗位的必要条件就是必须达到规定的训练标准,任何人都不得例外。

  关于女性能否能在战斗岗位服役的问题离我们并不遥远。当前的新政策为女性陆战队员开放了更多的岗位,这是可喜的一步。但是,对女性只开放战斗兵种营参谋岗位中的战斗勤务支援类军职岗位,无法做到人尽其才。这就相当于说,声称允许女性加入战斗飞行中队,但实际上只限定女性担任情报和后勤军官,而不可以担任飞行员。此外,目前海军陆战队正在研究女性在步兵院校的表现,其中有的做法还值得商榷。比如,海军陆战队允许女性自愿加入步兵院校,但是在她们顺利毕业后,海军陆战队却无法向她们提供步兵军职岗位的服役机会,海军陆战队应当至少做到这一步。

  在海军陆战队中,一些女队员可以胜任地面战斗兵种的军职岗位。我们还可以征募更多的女性参军入伍。20年前,当讨论女性能否加入航空兵的战斗岗位时,有些观点认为女性不“愿意”在战斗岗位服役,现如今对于女性参与地面战斗的话题,也存在同样的看法。 对于一名即将入伍的年轻女性而言,加入海军陆战队的条件最为苛刻,但是总有一些女性乐于接受挑战(15或20年前也是如此)。幸运的是,海军陆战队在诸军种中享有盛誉,能够吸引最聪慧和意志最坚定的女性加入我们的行列。我们应当努力抓住机遇,争取成为首个吸纳这些女性精英加入步兵的军种。

  我们不要再为那些20年前就存在的成见而耗费精力了,我们应当回顾一下20年来女性陆战队员所做的贡献。海军陆战队中的炮兵、坦克以及两栖攻击战车现在就应当向女性开放战斗军职岗位。随着这三种战斗兵种军职岗位的开放,海军陆战队的领导阶层也会进一步确信:只要建立了明确的标准,女性的加入并不会导致海军陆战队步兵战斗力的下降。 知远/谢延明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本文链接:http://kaedenchi.com/fangduifangbing/924.html